‧‧‧『願力化劫』‧『靈性自救』‧『與時間賽跑』‧‧‧

請示者因果禪案

萬  宗: 聖使,妳替這位江先生聖療並列出有形﹝肉體﹞與無形﹝因果﹞的狀況。
聖  使: 好!請江先生先行靜坐請求菩薩加持,我再為江先生聖療好嗎?
江  先  生: 好。﹝靜坐姿勢﹞
聖  使: 先生﹝在江先生背後靜坐聖療後說﹞你可有禪修或禪動過?
江  先  生: 沒有,而且我也老了快六十歲了。
聖  使: 修持是不分男女老幼的,只要有心就可以了,先生!你是否感應左胸口有股氣吐不出來也嚥不下,像是痰又不是痰,哽在胸口很難過?
江  先  生: 左胸不會,但右胸有時會痛及兩肩膀會酸痛。
聖  使: 我以念力請示觀音菩薩:「弟子聖使請求菩薩開示為何我感應和實際有所出入?」
觀音菩薩: 聖使!妳感應到未發生的情況,若不儘速化解,即將嚴重性就會顯現出來。
濟公禪師: 業障、業果結胸口,紛紛爭爭心不停,人生無求,誰無錯,只嘆人生苦輪迴,莫再執意錯中錯,只怕悔時錯已鑄。此為禪師在對聖使開示如何公正地濟世時﹝附文1﹞後所降詩文,針對江先生的開示。
濟公禪師: 附文2.3.4.5
聖  使: 經菩薩、禪師開示及助緣下對於江先生目前的處境略知一二,但禪師又降示:若能脫得七日災,再來濟世房求懺悔。﹝聖使請示禪師開示七日災為何?﹞七日內有血光之災,專關及所謂的金錢關的劫難。煞氣難解!﹝聖使請示菩薩煞氣難解是何意?因萬宗教導凡事要請示詳細及一些細小因素皆要查証明白。﹞
觀音菩薩: 其冤親債主已請得無形界申訴討報令,即已取得無形旨令而來,其﹝聖使請示其無形冤親債主討報對象影像為何人,因問事者是江先生﹞但我要確定姓名為何,才能清楚轉達江先生。﹞眼前顯出小江先生,經江先生告知此為其子名字,故所指七日災是江先生的兒子(小江先生)。
濟公禪師: 他﹝小江先生﹞靈體已被無形界牛頭尊者所牽到,這要如何是好?
萬  宗: 江先生你願不願意為你小孩先將七日災化解,再探討因果的問題?
江  先  生: 當然要!但我不知怎麼做才能化解?
萬  宗: 聖使你帶江先生至菩薩面前請求菩薩作主,江先生願為他的兒子先保七日平安再來查因果。
聖  使: 好!我請示如何處理?﹝我將江先生的難處告訴了萬宗﹞
聖  使: 好吧,江先生請你呈疏請菩薩作主,因方才的開示中有句「待以呈疏再定奪」所以請你先行呈疏。
江  先  生: 好。
聖  使: 江先生你將疏文化給菩薩後請再靜坐請求菩薩加持。﹝我將結果報告予萬宗﹞
萬  宗: 眾生難渡,這位江先生你以前見過嗎?
聖  使: 沒有,我不曾見過。
萬  宗: 聖使!妳覺得如此的願力能解嗎?
聖  使: 我個人不好自作斷語,但我方才曾就如此的作法請菩薩開示,菩薩開示:,如此雖有欠週詳但眾生執意要聖凡雙圓,處世有失圓融,故另求禪師通融加持並化解臨身的災難。

問事人:江先生
事  由:業障、業果,結胸口,紛紛爭爭心不停!

聖   使: 先生是否有禪動?
江  先  生: 沒有。
聖   使: 先生有常靜坐?
江  先  生: 沒有。
聖   使: 左胸口有不明物,有一股氣無法紓解,是否胸口有痰無法吐出?
江  先  生: 沒有。只是肩膀酸痛!
聖   使: 恭請菩薩開示!為何江先生身上的無形善靈界兄弟、小姐均不願暫退,而且越往胸口聚集移動,似乎要和我一較長短的打算!弟子感應得知江先生身上聚集了無數的「冤家」!為何長久來不取其性命,反倒要一點一滴的摧殘他的肉體,若不是濟公禪師一再地降駕化解,恐怕命不保!為何禪師一再地交代弟子(聖使)不可再造次,不可再以心念為「之」求和!因凡人凡體若不配合,一切無解!此先生之因果為何?聖使請菩薩開示!
濟公禪師: 菩薩要我降駕濟世,但是我不再插手為他(江先生)擔起了!因為屢次教導均不聽從,只是一昧地欺騙,仙佛尚且可原諒他,但是「自己」卻是騙不了「自己」!此事妳(聖使)若要再查起,先溝通「江」再求「解」,再求「心平」,一切要依「規」辦理,不可私自縱容!
(此為禪師所降符文)「人生無求誰無錯,只嘆人生苦輪迴,莫再執意錯中錯!」
濟公禪師: 閻王要你三更死,決不留你過五更!今生已錯無折返,了卻殘生續前緣,弟子內心已明白,肉體早已無復存,若要留住性命保,待以呈疏再定奪。此事暫不解,有「心」祈求再思量,不再無功空渡化!聖使莫再遲疑,一切依此降文述說,上天自有安排!
觀音菩薩: 弟子若再執迷不悟,此事只怕無從解,因緣已至莫耽擱,蹉跎他日七人命,問你心中驚不驚,懺悔思過再造緣,餘身只怕步難行,人生本是一場空,何必苦苦苦追尋!「青山」、「元寶」無從選,留得青山照汗丹,從此無「法」莫再求!弟子,人生苦短,為何不將這份心力化解即將報來之劫難?「行功了願」是你人生的追求!“佛道成”與你(江先生)結下了不解之緣!有你的付出,使眾生得以光亮,但是累世恩怨一樁樁、一件件的接踵而至,不是你獨立可擔當,家庭共業,摧殘父子(心連心),兒子恩怨你要擔,可是你目前(肉體)的恩怨誰來擔?在請示因果:禪境示現:民初時有一個許家莊,在湄南河附近,有一天村上來了許多流浪漢,在流浪漢中有一個微微胖胖的漢子,腳一跛一跛(左腳杵著柺杖)的向飯店掌櫃討飯,但是掌櫃因嫌棄流浪漢身上的臭味,叱喝著要夥計將七名流浪漢趕出門外,流浪漢被趕出飯店外,心有未甘,在門口吐了一口痰,夥同其他流浪漢繞到飯店後面觀看一番,後回到棲身破廟中。當天夜裡為首跛腳的流浪漢帶了六名,連同他自己七人,偷偷摸摸到了飯店的後門,有一名瘦小的流浪漢將後門(廚房所在)打開,讓其他人進入!為首行動不便的流浪漢要其他六名流浪漢每一個房間搜查是否有錢財等?若有住客,不要驚動,若有被驚醒的,一律殺之滅口!很不巧的此時掌櫃午夜驚醒,起床自房間到前營業場查看時,撞見流浪漢所作之事,便大聲喊叫!為首的流浪漢情急之下,舉起柺杖猛力自頭重擊!隨後只見掌櫃「啊」的一聲,慘叫倒臥在血泊中顫動掙扎,兩眼直瞪瞪地看著並伸出右手極力想抓住那名壯漢腳,但因失血過多而往生。在此同時酒店有名書生正在讀書,聽見聲音下樓來(飯店是有兩樓),被另一名壯漢看見,自書生被後推了一把而墬樓而死。一名婦人聽見吵雜及巨響,心想有劫匪不敢外出,但是較瘦小的流浪漢(約20歲左右)發現此一婦人,推開房門進入再將房門關上,便姦污了婦人。婦人被姦污後,羞憤中想找正跨出房門的流浪漢拼命!但在樓梯口,本要撲向流浪漢拼命,而想用力將流浪漢推下樓,那名流浪漢一閃身,婦人撲了空,失控摔下樓下,正好跌在樓梯尖圓的柱頭上,自肚子穿過,臨死瞪開雙眼而終!七名流浪漢將所有錢財搜光,一把火燒了飯店,那名婦人還有一名稚齡的小孩還在襁褓中,也因無法逃出而被燒死。有一名七十歲的老翁從火場要逃出,被一樑柱倒下壓住腿而燒死!整個飯店葬身了火海,連同因火災而逃避不及禍及鄰家之死亡人數共72名。原則上是74名,有一名婦女在肚子裡有身孕,因懷雙胞胎(兩個是已懷胎六個月的胎兒)共是74名!你要知道,你的小孩是那位瘦小的流浪漢,父子兩人有累世的共業,計有五世的糾纏!你可知父子的恩怨及糾纏會毀了一切機緣的,你的妻子一再的幫你們,她本身的業力已無法再擋,死亡74名有53名無法投胎,也不想!更放棄了入輪迴審判,因要揪出“是由”及“主使”者,討個公平!吾(濟公禪師)不是我不要替你們排解和解,只是吾再三叮嚀你們要多做善事,不是平安了!災難過!就只求「身外之物」,如無這份心(感恩再造福之心)就不必再來求(意指好了傷疤忘了痛)!不是菩薩不慈悲,眾生執意往罪孽深處鑽,回頭是岸,好自為之!

 

 

萬宗先天禪學.40460-台中市北區華美街二段 194-1 號 ‧服務信箱:wanzong.shansi@msa.hinet.net.電話:(04)2292-2648.傳真:(04)2298-2129